中小酱酒企业之生存状态

文章作者:酒营销 上传时间:2020-01-13

   据相关数据统计,2016年茅台实现总销售额502亿元,同比增长19.5%;2016年除茅台之外的其他黔酒企业累计完成产值373亿元,同比增长9%,占全省白酒产业的42.2%;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44.8亿元,同比增长10.5%,占全省白酒产业的22.8%。

  

   从以上数据我们看到2016年除茅台之外的其他黔酒企业有一些恢复性的增长,但主营收入相比茅台的500亿和整个白酒市场的6000亿的份额,差距甚远,如果再减去习酒、董酒、珍酒和金沙、国台等规模性企业的数字能留给众多中小酱酒企业的份额就少的可怜了。

  

   2016年除茅台之外的其他黔酒企业营业收入与产值的200多亿的差距,说明现实销售现状并不十分乐观,但对未来的销售信心还是增强了。

  

  

   多而不大,杂而无章

  

   据不完全统计,茅台镇有大大小小酒厂上千家,有生产许可证企业的320家,2014年市场调整期正常开工生产的不足20家。

  

   黔酒众多中小酒企一直存在规模小、数量多、品牌杂、布局散、价格乱、卖货思维盛行等乱象,尤以茅台镇为最。

  

   虽然这是酱酒黄金期的自然市场产物,经历了白酒调整期的第一次洗礼和痛定思痛,但这种现象在短期内还难以根本扭转。除了传统急功近利的经营思维惯性之外,还有以下几点原因:

  

   1) 因为对茅台镇核心产区的概念的争夺使得茅台镇这个山地为主的区域寸

  

   土寸金,众多酒厂集中建厂,且前几年政府又缺乏统一管理,使得茅台镇及周边区域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酒窝子,整体布局杂乱无章。

  

   2) 酒厂多了,无序的竞争和窝里斗就自然产生了。低价竞争、以次充好、相互诋毁成为了常态。

  

   3) 在品牌力普遍不强的情况下,区域突围无论是根据地市场、省内市场、

  

   省外市场普遍后备力量不足。

  

   4) 产业的集中有时也是一种压力,远不如有些如山东、江苏、东北市场的一些酒厂各自占山为王的的悠闲和自在。

  

   抱团取暖冷热自知

  

   茅台在酱酒行业一直是一枝独秀并扮演者绝对领导者的角色,虽然其一直也没把茅台镇众多小兄弟放在眼里,或许也包括地方政府和酒协。茅台近两年在简单的痛定思痛之后,有些幡然醒悟,从过去单纯的依靠政务拉动开始向面对市场的变革,在稳定核心产品的基础上,开始向中低端市场开始全面发力,其通吃的野心可见一斑。

  

   这几年仁怀市政府和酒协为仁怀众多中小酒厂的复苏也算是煞费苦心,因为这不仅事关一方经济的发展,也关系到民生和维稳问题,毕竟仁怀大多数人还是靠酒吃饭的。所以抱团取暖成为中小酒厂和地方政府的共识。一方面引进来,通过巨资打造旅游营销等方式来进行酱酒的推广,另一方面走出去,统一组团参加全国各地展会论坛。

  

   无论是雪中送碳还是锦上添花,在2016年茅台的重振雄风的号角中,茅台镇各中小酒厂也是否感觉到春风扑面的丝丝温暖呢?触电、贴牌、个性化定制、旅游营销等成为众多酱酒创新突围的手段,但低价思维仍然是众多酱酒企业摆脱不了的阴影。

  

   希望与悲观交织,理想和现实碰撞,看见了丝丝曙光,但又深感迷茫。那么中小酱酒企业现实的状态又是怎样的呢?

  

   先知先觉

  

   竹外桃花三两支,春江水暖鸭先知。

  

   先知先觉的有两层含义,一是对行业发展趋势有先知,二是对自己的现状有先觉。

  

   专家们说:行业弱复苏的后一句是强分化,这也适合于酱酒,这是大势,但只是比浓香、清香更长一些。复苏属于机会,分化则属于挑战,复苏基本属于名酒和强者的游戏,而分化则是你死和我活的界定。2016年我们看到茅台、习酒、珍酒、金沙回沙、国台等一二线或即将的一二线都在增长,这是消费升级的力量,也是品牌、资本和市场的力量。

本文由五粮液1618和普五区别_最新酒类行业新闻,酒业资讯_千杯酒业资讯网发布于酒营销,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小酱酒企业之生存状态

关键词: 酒营销